澳洲幸运10计划|澳洲幸运10微信群

安大新星丨“與詩對話,發現并提出問題”——專訪2016級出版學專業學生彭杰

發布時間:2019-04-08作者:訪問量:18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雖然只是一名剛剛步入大三的學子,彭杰在詩歌方面卻早已取得了令許多人羨慕的成就:2013年始學習現代詩,2015年僅15歲的他便出版了首本詩集《未命名》,2017年又出版詩集《在孤獨的衛星上面》,目前有詩歌百余首見于《詩刊》《清明》《詩歌月刊》等著名刊物,曾獲復旦大學光華詩歌獎諸多獎項;并于201711月應學校“閱讀經典”活動之邀,在文典閣開展了“漢詩的現代化過程及其與大眾的脫節”講座,此種講座主講人多為學者、作家、教授以及各界著名人物,鮮有在校大學生。

三道分水嶺

彭杰創作詩歌的初衷,僅是因為“好玩”。“它能夠記錄一些日常語言,以及觸碰到與認知所有意無意忽略或無法觸及的地方。”彭杰說。讀高二時,一位熱愛詩歌的老師在得知這位小輩同樣對詩歌著迷后,贈其數本書,以資鼓勵。雖然這位老師并非彭杰的詩歌啟蒙者,但是這種鼓勵無疑使其更加堅定了詩歌的道路。

度過枯燥而繁重的高三與高四時光后,步入大學校園的彭杰開始思變。如果說高中的詩歌創作充其量只是一種課余消遣,而且多是模仿寫作,且又因遠離生活體悟而顯得不忠于自身與時代。那么到了大一,彭杰則開始努力追求寫出能更新他人認知的詩,使創作的詩歌趨向于個人化,注入創作者獨特的個體經驗并不斷推動其成為公眾經驗。

一個新的轉折點出現了,大二時彭杰接觸到復旦詩社的一群學院派詩人。在這個志趣相投的小團體內,彭杰頓悟到要使自己在詩歌中處于在場化的狀態,詩歌的理念也要更加現代化,培養出更為自覺、理性和成熟的詩歌意識以及非功利的審美態度。而就是在這一年,彭杰的詩歌獲得了井噴式的成就。


 

思變求新,完善認知

相較詩歌七八十年代的火熱,對于現在的清冷,彭杰有自己的看法。“詩歌在七八十年代的火熱只是一種特殊歷史時期的現象。在當時——各種舊有的架構、體系不斷瓦解的時代,詩歌是一種很適合去探求、去表達對這種變遷的思考和方式。而當這種變遷隱形化,融入日常生活后,才會進一步成為多數人生活的主流。更進一步,生活需要一些娛樂來填補,就文本來說上它的表現形式即網絡文學,同時在現代詩歌進一步發展中,無論是在審美上還是在理解上,因社會變遷而引發的思潮漸漸沉寂,多數人的理念脫離了詩歌發展的思維,大眾對詩歌的看法仍停留在田園浪漫詩人的刻板印象中,早已偏離了詩歌的宗旨。”彭杰說。

在彭杰看來,這未必是一件壞事。詩歌一直是處于邊緣化的,或者說其自身對“新”的要求的本質就注定了其小眾化特點。在大多數人追求娛樂化的需求,以及能夠快速變現的事物的今天,詩顯然更受冷落。而實際上,在八十年代外國文學大量涌入、現代漢語啟蒙的潮流結束過后,校園詩社群體在作品層次上已經不能再給現代詩帶來什么全新的東西;今天的詩社更多是在詩歌中擔當引路人的角色,詩歌的發展需要有真正對詩有追求的人去中流砥柱,而人數并不重要。

從某種層面上來說,詩歌是對語言的嚴肅的探索表達形式,而大學社團內寬松的環境因其在缺乏大方向的引導,充斥著大量對詩歌一無所知的人,從而喪失其作為寫作者提供交流、探討的平臺的職能。“我認識的許多校園寫作者都對他們學校的詩社抱著消極的態度,”彭杰說,“多數校園詩社已經漸漸成為對創作者寫作態度與水平毫無要求,并排斥寫作當下性、精確性要求的‘古風愛好者’的平臺。”

對于閱讀經典名著,彭杰表示如果想要更新自己的認知,不斷追求自己認知的極限,那么閱讀經典名著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要注意的是對于經典名著也要著有自己的甄別能力,不能因為其被冠上名著的標簽就不加思考的全盤接受,尤其在如今輕閱讀、碎片化閱讀甚囂塵上的態勢下,獨立思考的能力更顯得尤為珍貴。

在當下有一個有趣的現象,人們會承認自己不懂物理、不懂化學,但許多讀過一點雞湯哲學、一些經典名著,背過一些課本上古詩的人就認為自己可以對現代文學有發言權。“閱讀時不應該有過強的目的性。如果僅僅是因為興趣而閱讀了幾本書,那么就要承認自己對文學認知的不全面。”彭杰說,“希望大家在獨立思考的基礎上能再一次進行自身的反思,不能太偏信自己的判斷,也不能妄自菲薄,在這個過程中逐漸完善認知的缺陷。”

對話詩歌,一生所求

問及在詩歌創作過程中,自己的人生和精神(對文學、社會的認知)有沒有發生變化。彭杰認為這個問題應該反過來問,正是因為認知發生了改變,詩歌創作才有可能更進一步發展。“當然,在寫作中文學自身不斷前進的趨勢要求寫作者時刻保持一種持續更新、沉著冷靜的狀態。”彭杰說,“從寫作角度出發,它所能帶給我的即出于不斷完善作品的目的而提升自身的探索及分析能力的根源性方法,繼而在方法的基礎上,更多精神層次的理念才得以被延伸。”

談及詩歌是否為其一生所求時,彭杰鄭重地回答說,詩歌的創作,不會是一個人的事,它是所有寫作者對于語言極限的無限探求,是一種持續性的研究。他會不斷地選擇性地推翻并疊加原有的認知基礎,從而使自己的認知進一步深化,明晰自己寫詩的目的——與詩對話,發現并提出問題。對于這種與前人一脈相承的詩學觀念,筆者尤為佩服,誠如葉芝語“認同把詩歌當作一種需要專注、犧牲與恒心的精神與才智的偉大勞役”。

對于詩歌的無限探求無疑是一場孤獨而偉大的戰役,而正是這些為了詩歌殫精竭慮、不懈奮斗的可愛詩人,現代詩歌才會發展到今天并不斷以更多的活力發展下去。對于此,彭杰最喜歡的納博科夫的《獨抒己見》的一條書評同樣恰如其分:“孤獨意味著自由和發現,沙漠孤島比一座城市更激動人心”。

  

  

校友名片

彭杰,青年詩人,我校2016級新聞傳播學院學生。出版詩集《未命名》《在孤獨的衛星上面》等,目前有詩歌百余首見于《詩刊》《清明》《詩歌月刊》等著名刊物,獲復旦大學光華詩歌獎等獎項。


(本文供稿:校友服務社 陳少青、黃暢)



返回原圖
/

澳洲幸运10计划 聚乐彩票下载手机版 花开棋牌下载 时时彩后一稳赚计划 永发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荣耀棋牌下载 北京pk赛车10开奖直播 正规快三的彩票软件 pk10冠军百期错一计划软件 欢乐生肖投注 怎样买马彩赚钱